擔保行業發展現狀與前景分析

發布時間:2018-03-27來源:合肥國控瀏覽次數:

P2P、理財產品等金融產品的擔保業務規模持續擴大,擔保品種逐步豐富,但風險也隨之上升

近年來,隨著我國金融業創新不斷加快,國內P2P網絡借貸平臺蓬勃發展。但由于平臺自身僅為信息中介無法提供兜底,故通常需要引入外部機構提供增信,這與擔保公司為擴大業務的需求不謀而合。此外,居民對銀行理財產品的需求也擴大了此類業務的增信市場,部分擔保公司紛紛涉足其中,為其提供擔保。但金融監管的趨緊將對上述金融產品償付風險帶來影響,對擔保機構的經營產生一定壓力。

非融資擔保近年來逐步得到重視,未來也將成為擔保機構拓展低風險業務的新選擇

傳統的非融資擔保主要包括工程履約擔保、訴訟保全擔保等,由于非融資擔保較為零散,擔保費率較低,故總體規模相對較小,發展速度相對緩慢。但近年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擔保機構為了規避或分散融資性擔保風險,不斷擴大非融資性擔保。此外,由于《條例》允許擔保公司按照國家規定的風險權重計量擔保責任余額,這將鼓勵擔保公司加大對低風險性質的非融資擔保業務的投入,從而豐富業務品種,降低集中風險。

國家大力推進再擔保體系的建設,有助于分擔風險、促進擔保機構規范經營;新型政策性再擔保模式“安徽模式”得到推廣,有助于擔保公司業務的開展

由于擔保機構承擔的風險較高,且收取的擔保費率相對較低,高風險和低收益的現狀長期阻礙擔保行業的健康發展。為此,政府設立擔保基金用于彌補擔保公司的擔保業務損失(主要針對的是政策性擔保機構),并鼓勵有條件的地區設立再擔保機構,建立政策性的、非盈利性的再擔保體系,增強擔保機構的擔保能力。同時,再擔保機構可以通過設定提供再擔保服務的門檻及費率等條件,引導擔保機構規范經營,提高整個擔保行業的風險管控能力。近年來,東北、北京、廣東、山東等地政府牽頭,相繼成立了省級區域性再擔保機構。再擔保機構除經營再擔保業務外,還承擔著所在地區的擔保行業體系的建設工作。因此,再擔保機構的成立對健全擔保行業體系,規范擔保行業市場,建立擔保行業風險分散機制等方面具有積極的意義。

再擔保業務模式上,2016年8月,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發布了《關于學習借鑒安徽擔保經驗推進政銀擔風險分擔機制建設的通知》,推廣“安徽模式”。“安徽模式”主要包括:堅持政策性定位,建立省市縣三級全覆蓋的政策性擔保和再體系;建立資本補充和風險補償機制;通過科學有效的比例,均衡合理的風險分擔與代償補償機制,構建由市縣擔保機構、省擔保集團、銀行和地方政府組成的“4321”新型銀政擔合作模式。“4321”新型銀政擔合作的核心是風險分散,銀行通過風險共管,降低了小微企業風險事件的實際發生率,同時獲得了更多客戶資源;擔保機構提高了擔保效率,控制了擔保風險,形成了持續可行的擔保模式;三農和小微企業獲得了有效的擔保信貸支持,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得到緩解;政府獲得了綜合效益,形成了穩定和諧的金融環境。總體看,“安徽模式”受到了銀行、政府、擔保、企業等方面的廣泛認同,有助于擔保公司業務的開展。

凈資產規模持續增長,且增速有所提高,資產規模也隨之增長;不同信用等級間指標分化較為明顯

受制于國內宏觀經濟低迷,傳統行業和中小企業經營困難,銀行業不良貸款率持續上升,債券市場違約事件頻發,近年來以融資性擔保業務為主的金融擔保行業整體風險水平上升。故為應對風險、加強資本儲備以及開展業務的需要,金融擔保公司增資擴股的意愿有所上升,且金融擔保公司多為省國有控股擔保公司,省政府支持力度大,增資擴股實施可能性高。此外,部分金融擔保公司還承擔著政策性義務,例如重慶興農融資擔保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負責重慶市“十三五”高山生態扶貧搬遷項目,政府注入資本金的動力強。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凈資產平均值為66.69億元,較上年末增長24.73%(見圖6),增速明顯上升,資產規模也隨之增長。從級別分布看,AA、AA+、AAA級別的平均資產總額分別為26.91億元、75.32億元和112.20億元,平均凈資產分別為21.49億元、50.43億元和79.35億元(見圖7),不同級別間分化較為明顯。

投資資產占比有所上升,凈資本持續增加,凈資本比率逐年下降,需關注其風險管理水平

資產質量方面,由于擔保代償率提高、盈利壓力加大等因素影響,自有資金運作能力較強的金融擔保公司提高了委托貸款、信托、資產管理計劃等風險較高資產的配置力度以增強儲備,受此影響,其投資資產(含委托貸款)比重呈上升趨勢;規模較小、評級較低的金融擔保公司資金運作能力相對較弱,對外投資方式仍以低風險的保本理財、銀行存款等方式為主,投資資產占比較低。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平均投資資產占比為51.12%,其中AA、AA+、AAA級別的平均投資資產占比分別為4.78%、30.57%和67.68%,隨級別的提升而升高。

凈資本方面,如前文所述,近年來金融擔保公司紛紛加大資本金投入,凈資本規模隨之增加;但投資資產占比的提升使其凈資本比率呈逐年下降趨勢。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凈資本平均值為35.13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2.35%(見圖8),增速明顯上升。從級別分布看,AA、AA+、AAA級別的平均凈資本分別為20.50億元、30.42億元和39.37億元(見圖9),隨級別的提升而升高。凈資本比例方面,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凈資本比率平均值為64.26%,較上年末下降6.44個百分點。從級別分布看,AA、AA+、AAA級別的平均凈資本比率分別為95.39%、66.52%和59.54%,隨級別的提升而下降。

    自有資金管理方面,金融擔保公司委托貸款客戶主要為自身較為熟悉、且業務上有往來的當地企業,信托、資產管理計劃等非標投資的交易對手主要為國內排名靠前的信托公司等,加之國有擔保機構資本實力普遍較強,管理體系相對規范,風險基本可控,但投資資產占比的上升仍對其投資管理能力帶來一定的挑戰。此外,河北融投事件的發生也暴露出部分國有擔保機構存在業務拓展過于激進、風控制度執行不嚴等諸多問題,應對其風險管理水平給予關注。

擔保責任余額逐年上升;凈資產擔保倍數略有下降,但仍保持在較高水平;新政實施后,未來實際擔保責任余額及凈資產擔保倍數有望提高

    近年來,隨著我國金融市場的發展,社會融資規模不斷增長,對擔保業務的需求仍處于較為旺盛的狀態,金融擔保公司擔保責任余額呈逐年上升趨勢。受資本金投入增加等因素的影響,金融擔保機構凈資產擔保倍數略有下降,但仍保持在較高水平。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平均擔保責任余額為552.39億元,樣本平均凈資本擔保倍數為7.92倍(見圖10)。2017年,《條例》正式出臺,要求按照國家規定的風險權重計量擔保責任余額,對主要為小微企業和農業、農村、農民服務的融資擔保公司,擔保責任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倍數上限放寬至15倍。風險權重法的實施使金融擔保公司按照實際業務風險計算擔保責任余額,將有效降低融資擔保公司的名義擔保責任余額、提高其業務允許的實際放大倍數和實際擔保業務集中度。此外,由于部分金融擔保公司的政策性屬性,有可能劃分為“主要為小微企業和農業、農村、農民服務的融資擔保公司”,這將有助于提高其擔保倍數,促進業務發展。

營業收入增長較為乏力,凈利潤較為穩定,收益水平有所下降

金融擔保公司的營業收入主要由擔保業務收入、貸款利息收入及投資收益組成。近年來,由于利率市場化等因素,金融擔保公司貸款利息收入及投資收益受到一定影響。另外,近年來金融擔保公司為支持地方中小企業而適當降低擔保費率,也對營業收入帶來一定負面影響,面臨一定的盈利壓力。但由于《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以及《關于中小企業融資(信用)擔保機構有關準備金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的通知》的規定,對符合條件的擔保機構實施準備金稅前扣除政策和免征增值稅政策,這將對金融擔保公司的營業收入下降起到一定緩解。此外,受益于金融擔保公司自身實力及良好的業務運作能力,其凈利潤仍較為穩定。從樣本數據來看,截至2016年末,樣本金融擔保公司營業收入平均值為7.38億元,凈利潤平均值為3.28億元,平均凈資產收益率為5.45%(見圖11)。

結論

總體看,近年來,在社會融資規模持續上升、中小企業業務規模迅速擴張、資本市場快速發展的背景下,金融擔保行業市場需求仍較為旺盛。金融擔保行業門檻較高,目前市場主流的機構以具有省政府背景且專業化水平較高的金融擔保公司為主,其資本實力強、信用狀況良好、政府支持力度較大,且在業務上逐漸向其集中。此外,《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的出臺對融資擔保公司的各個方面予以了行政法規層面的規定,有利于金融擔保行業的健康發展。但另一方面,宏觀經濟的持續增速放緩導致傳統企業經營困難、償債能力及意愿明顯弱化,加劇了金融擔保公司的代償壓力;部分金融擔保公司由于其政策性定位,受國家及地方政策的影響將維持較低的擔保費率,對盈利帶來了一定影響。綜上所述,金融擔保行業的展望為穩定。



微信游戏天天麻将
浙江十一选五在线预测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分享点击率赚钱 琼崖海南麻将精英版 山西做什么赚钱 手机深海捕鱼 吉利彩票首页 手机单机捕鱼达人 能赚钱会花钱的心情 赚钱经验贴吧 我有电脑技术怎么赚钱 2018个人公众号怎么赚钱 850游戏通比牛牛诀窍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至尊彩票群 捕鱼来了外挂ios